转眼间,十多年悠悠岁月如同手中紧抓的沙子,悄无声息飞速流失。

    林知鱼小朋友十三岁时迎来了还算美妙的初中生活。

    几位弟弟,也依次上了小学。

    俞瓷和蒋少戈用生育囊培育出来的崽子,今年已有五岁。

    是一个像俞瓷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名叫蒋慕辞。

    小慕辞出生时有着和俞瓷一样的一头白发,长相偏向他多一些。

    对此尹之司和林策感到崩溃。

    苍天无眼!

    怎么他蒋少戈总是心想事成!

    对此姜盈给出的解释是:“因为瓷瓷的波塞冬能量很强大,所以慕慕像他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听完没觉得安慰。

    只有更加崩溃。

    不过没嫉妒多久。

    所有人发现,蒋慕辞小朋友的脾气竟然和蒋少戈狗脾气一模一样!

    而且,蒋慕辞小朋友的本体是狼!

    一只白毛狼崽!

    同时,遗传了亲爹,或者有极大可能是亲爹教的。

    在蒋慕辞小朋友满三岁时,父子俩一起上房顶对着圆月嗷嗷叫。

    俞瓷很慌,不懂怎么揍人,不会十二哥泰山无影脚。

    也不会三哥大耳刮子啪啪抽。

    跟着上去劝不动,只能一手捂一个嘴。

    万幸,这种傻里傻气的行为被蒋少枭制止成功。

    具体怎么阻止。

    用魔法打败魔法。

    但凡父子俩敢嗷一声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不远处立马响起一阵狗叫。

    父子俩总是会被带偏。

    毕竟是高贵的北部狼族,不能当狗。

    灰蓝色大狼伸出一只爪搭在身旁崽子毛茸茸的背部。

    “儿子,我们是高贵的狼,不能学狗叫。”

    蒋慕辞:“嗷汪汪!”

    蒋少戈:“是嗷嗷嗷————!”

    远处“汪汪汪汪汪汪!”

    白毛小狼崽:“汪汪汪——”

    蒋少戈:“好了儿砸,闭嘴!”

    经此一事,彻底断了父子俩扰民的念头。

    蒋慕辞小朋友完美继承俞瓷那张可爱无害的脸。

    天使般的脸总能忽悠许多人。

    单看外表,以为是只软萌的狼崽子罢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是只聪明的小狼,从三岁开始因为单挑幼儿园无敌手,经常气哭全班男生后,转了三次幼儿园。

    最终没有合适蒋慕辞小朋友的幼儿园,只能跳过学前班,在五岁时直接进入小学。

    一开始有俞知霖和尹时宴两位哥哥看着,倒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两位哥哥经常一下课就来监督他,蒋慕辞小朋友只能暂时当一个安分的乖宝宝。

    不过近几日听说林知鱼在初中遇到班级中小团体针对。

    蒋慕辞完美继承亲爹护短的性格,在小学影响发挥,索性去初中找刺激。

    “这个星期六,鸭子他们约我去学校对面的废弃桥洞那里,如果我赢了,他们以后再也不帮着冯胖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林知鱼染了一头红发,脸蛋漂亮又张扬。

    这头红发还是十二岁生日时的愿望。

    俞沉星和林策并不阻止她染发,认为女孩子喜欢鲜艳的发色属实正常。

    再说各个物种头发颜色都不一样,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于是二人非常支持。

    只是老父亲林策不舍得乖女儿黑发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蒋慕辞小朋友学姐姐,一只脚踩马路牙子上。

    嘴里叼着奶糖,像是黑涩会大佬抽雪茄,抽出糖棍。

    手指敲了敲棍子,抖抖不存在的烟灰。

    “慕慕帮姐姐,慕慕为了今天,一个星期没有让爸爸剪指甲!”

    他捋起袖子,手掌半兽化,露出小小的白色狼爪,亮出指甲。

    林知鱼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肉垫粉粉嫩嫩,指甲白里透着粉。

    像是一朵小花,可爱到林知鱼想亲亲弟弟小狼爪。

    蒋慕辞认真道:“姐姐的事情,就是慕慕的事情!我们一起打得他们回家找妈妈!”

    林知鱼知道他战斗力强悍。

    这一点还是随了蒋少戈。

    下手又狠又干脆。

    “好!”林知鱼伸出小拇指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拉钩,还有,不可以告诉宴宴和霖霖,他们两个告状精,肯定会告诉爸爸他们。”

    蒋慕辞和她拉勾勾:“好!”

    林知鱼哥俩好搂住弟弟:“奶奶今天烧一桌好吃的,舅舅他们都去,咱俩不能露馅哦。”

    蒋慕辞板着小脸:“好的!”

    过一会儿,小狼崽问:“姐姐,我们不应该喊奶奶为姥姥吗?生了舅舅的,应该是姥姥啊……”

    塔塔沉默片刻,一本正经分析:“非常可能是我爸爸他们乱喊,所以各论各的!”

    她忽悠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蒋慕辞信了,因为几位舅舅和爸爸……其实很不靠谱。

    .

    回到奶奶家。

    一进门屋里热热闹闹的,饭香在屋内飘荡,很有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一进门,蒋慕辞还没看清楚谁来了,忽地被人抱起来,柔软的脸颊被揉了又揉。

    看清楚是谁,小狼崽奶声奶气道:“林期……叔叔……不要捏窝撵。”

    林期爱死了,用自己脸颊蹭他。

    “你和俞瓷真像,好可爱,慕慕宝贝!”

    蒋少枭服了,解救被飞鱼蹂躏的小团子,从口袋里摸出一盒巧克力,递给他。

    蒋慕辞得以解放,抱着大盒巧克力,开心道:“谢谢小叔!”

    林知鱼也得到一大盒巧克力,不过这种甜食她现在不太喜欢。

    是因为十岁之前长过蛀牙,疼了很久没敢说,直到脸肿了才被林策发现。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 林知鱼有来有往,懂得点人情世故,在自己背包里翻出一包辣条给林期。

    经过十多年周围大人秀恩爱的画面洗礼,林知鱼懂得,这年头,老婆最大。

    忽地,旁边传来一声轻咳。

    林知鱼身体忽然僵住,扯起一个乖巧的笑。

    俞沉星伸出手:“塔塔,自己交上来。”

    尹之司在一旁搭腔:“只是一包辣条,我们塔塔这么大了,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俞则言抬手朝着他胳膊抽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三哥教育孩子你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!今天小考及格了!”尹时宴展开一张卷子,扑过来抱住俞则言大腿。

    尹之司乱夸:“我儿子真棒!”

    俞则言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林知鱼叹气,拿出两袋零食走上前,上交给俞沉星。

    俞沉星摸摸她的红发:“乖。”

    林知鱼撒着娇坐在他身边,一头红发在爸爸胳膊上蹭蹭蹭,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俞沉星莞尔:“明天可以吃。”

    林知鱼想起自己的冷脸弟弟,问:“霖霖呢?”

    俞沉星指指里边儿:“刷题,不让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四个姐弟里边儿,唯一稳重的只有俞知霖。

    跟个小大人似的。

    林知鱼找过去时,一楼卫生间门半掩,她脚步停顿,摸出一颗泡泡糖塞嘴里嚼。

    侧了侧身,悄悄往里看。

    她小舅舅和……小舅妈?

    二人正挤在盥洗台旁。

    蒋少戈正捧着俞瓷的双手,沾了许多泡沫,慢慢搓。

    二人对话声隐隐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辣吗?”

    “辣,刚才揉鼻子,现在鼻子嘴巴都是辣的。”俞瓷不舒服,鼓起腮帮子吹气。

    蒋少戈低声笑道:“别动,先把手上的辣洗干净,要不然一会儿碰哪里都辣。”

    俞瓷闷声闷气道:“想揉揉。”

    蒋少戈低头在他唇上吮吻一下,小声说:“宝贝,儿子都快六岁了,你还这么喜欢撒娇?”

    卫生间里又传出窸窸窣窣声,随后林知鱼听见“小舅妈”哎呦一声。

    嗯,被揍了。

    林知鱼吹个泡泡,满意离去。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浅爱阁 [ABO]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北陌书屋 【重生】季先生突然喜欢我在 巨舰大炮时代最新章节 文学之宫 独孤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从三体开始的救世主全文阅读 全急诊科穿到修仙界免费阅读 华娱之上 忘末文学网 从模型开始的万物合成无删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