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黑和宋金刚都是以速度和凶悍见长的人,这一阵对上真就算是将遇良才,杀得是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几十招就这么打了过去,两人手上的动作都不见丝毫缓和的,脚步也是移动飞快,几乎绕着这大厅都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结果,却是依旧难分胜负,都不见谁更吃亏些的。

    孙宁却在看了一会儿后,脸上露出了不以为意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两人固然打得热闹,而且很多时候又挺凶险的,似乎只要哪边一有个跟不上,便是血溅当场的结局,但其实在他眼中,两人已经出现了太多破绽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换了自己上场,早就结束战斗了。

    “方寨主,宋寨主鞭法固然不错,但往往在一鞭打出时另一鞭就会注意回收自守,如此攻势上自然有了破绽,只要抓住机会,便能一举压制住他了。”孙宁突然状似无意地冲方清笑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声音却大了些,而且,还是挑的两人从自己跟前战过的瞬间说的。

    方清如何不明白他的用意,便是一笑,只道了句:“孙寨主好眼力啊!”

    不等他话说完,本来还难分高下的两人中突然刀光一盛,一闪,便已迅然分开。

    随着当啷一声,宋金刚手中铁鞭已有一根落地,他面色发白,左手捧着受伤的右手,却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同样停步的邓黑的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,但他的双刀依然稳稳握着,右手刀尖更虚指宋金刚:“怎么样,还战吗?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,已有鲜血从宋金刚的右腕处不断流下,显然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但宋金刚却咬着牙,一副不肯认输的模样,作势还待再上。

    可旁边的徐飞虎却开口了:“不必了,他输了。”

    宋金刚对徐飞虎那是相当敬服的,闻言也不再坚持,只狠狠盯了那边点破自己问题的孙宁一眼,便转身回座,却是连那根落地的鞭子都没兴趣拿回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来领教邓寨主的高招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宋金刚退下,葛辉身边一名汉子便快速起身,要上前与还在喘气不定的邓黑再战。

    可这时,方清却开了口:“哪有车轮战一人的道理,还是我们清风寨弟兄和你过过手吧。”随着他话出口,下首一名汉子也应声而出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用多说的,立刻再度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邓黑则趁机退回,看一眼孙宁道:“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为我出力嘛,怎么样,待会还能战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不是葛辉和徐飞虎的对手。”邓黑倒也实在,苦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待会儿看我的。”孙宁也不见怪,面上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初在狂狼小队里,他可没少在内部切磋,以及和外部其他雇佣军队伍的战斗中和人近身搏杀啊。

    这种不靠枪械爆破,只凭自身实力拼斗的玩法,有时候确实挺让人感到兴奋,并沉迷其中乐趣的。

    现在,似乎又有这样的机会了……

    在他思忖间,那边又快速分出胜负,这回却是清风寨的人胜了一筹。

    但随即,飞虎寨的白修业便上了场。

    他只一出手,就显示出了远高过旁人的实力,赤手空拳就把清风寨另一名好手给打败了,甚至都没有亮出他那手鹰爪绝学。

    徐飞虎见状满意而笑:“还有人上吗?”

    一片肃静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三个寨子就是一起的,自然不可能派人跟自己过不去,至于黑狼和清风两寨,清风寨已上了两人,第一人气都没喘匀呢,自然不好再上。

    所以最终,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孙宁的身上,也就他还有可能出手了。

    孙宁也果然没让大家失望,当即把酒碗一顿,霍地起身:“那就让我来领教阁下高招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出来,却没有立刻站到白修业跟前,而是目光一扫,来到清风寨落败的那人面前,冲他一笑道:“可否借兵器一用?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在看到方清点头后,才把自己那对匕首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在场众人都有些意外,甚至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大家就觉着清风寨的好手落败得如此之快就在于他所用的兵器。

    所谓一寸短一寸险,在面对手无寸铁的对手时,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上长兵器,以长克短,才能取胜。

    可孙宁倒好,明明都已经知道这一策略了,居然还再跟人要匕首出战,这是何等的大胆,荒谬啊?

    而且,这么看来,他惯用的兵器也绝非匕首啊,都要跟人去借……

    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在众人的议论和疑惑中,孙宁来到白修业面前,没有一丝停顿,步子一动,便迅速向前杀上,匕首反握,藏于腕底,都不见锋芒的。

    倒是白修业,这时却是一脸郑重,见孙宁冲来,他竟稍稍向后退却,目光却是锁死了对方的手腕。

    孙宁却不为所动,继续冲前,转眼两人便已贴身。

    但他横摆胸前的两手并未即刻挥出,而是肩头一沉,直撞对方胸口。

    “哼!”白修业一声冷哼,瞬间出手,左手一拳轰向来肩,右手则是一掌切出,对准的正是孙宁还未出招的两手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孙宁的动作却是一变——

    本该已到其身前的人影骤然一矮,然后一个向后的纵跳,竟是一下就拉开了两人的距离,让白修业发出的两招瞬间落空。

    而这,还只是他这变招的开始,就在人后跃落地的同时,身体又是一蜷,就地一滚,居然再度朝着对方贴上,同时寒芒闪过,左手的匕首已自下而上,倒刺白修业的小腹!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全球游戏:旧日棋手最新章节 魔女收容日志小夕岁 我的华夏列祖列宗 道士夜仗剑起点 诡秘:乱入的泰拉人全文阅读 热爱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悠文学 文艺之魂 文学殿堂 云鬓添香笔趣阁 苟在三国刷词条百度百科 暴食之龙从地狱位面开始残月狂徒 深渊独行免费阅读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