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离去之意?”

    隐姓埋名,归隐?

    这是贾蓉的想法?

    建元帝脸色勃然而变,内心第一个涌现的想法就是:大权在握,威望超过皇帝,荣华富贵,真能舍弃?

    要是建元帝自己,建元帝就算是与对手斗智斗勇,也不会直接放弃,放下一切,从此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世人,谁不渴望荣华富贵?

    大周安王,不能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最起码安王在整个大周,无人不尊,无人不敬,天下百姓爱戴。

    贾蓉怎么可能真的可以放下?

    自古以来,要是一个臣子,拥有了这一切的时候,能够真的做到这一点,又岂能出现这么多的权臣?

    “他...舍得阿鲤?”

    阿鲤还小啊,年后才是虚六岁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年岁,贾蓉离开了可以放心?

    就算是贾蓉能够放心,可儿能够放心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贾蓉文武全才,文治武功千古罕见。贾蓉在朝,天下安稳,哪怕建元帝不得不承认,自己很是担忧贾蓉的能力。

    然而,建元帝从未想过谋害贾蓉,甚至...让贾蓉离开。

    大周看似风平浪静,然而大周潜在的敌人依旧很多。

    大周本身问题,大周四海周边的强国...

    大周,目前还是需要贾蓉坐镇,震慑四方的。

    “人心似海,永远无法真正揣摩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看着建元帝:“你不该提起贤妃有了龙种之事,这或许也是一个意外,其实安王早就有了归隐之意,只是阿鲤还小,一开始我猜测他是想要等着阿鲤长大成人才会选择离开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明白,建元帝提起贤妃有了龙种之事,就是为了试探贾蓉的态度。

    贾蓉的态度需要试探?

    这只是一种无用之功,也是一种不应该有的试探。

    一个已经有意离去之人,就算是试探出态度又如何?

    “他一开始,就有了离去之意?”

    建元帝脸色阴晴不定,一开始的时候,他与太上皇,对待贾蓉的态度,看是真正的当成了子孙一般。

    有一种依赖,有一种希望他成长的心态。

    那时候,本是双方关系最好的时间段,贾蓉竟然想着离开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又是叹息一声:“贾蓉不贪恋权势,更是在乎亲情。他兴许早就猜测到,帝王成长过程中,亲情...必然不存。上次贾蓉带着可儿南下,我就已经看出...他并不贪恋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对于贾蓉的称呼,太上皇也是不知不觉间做出了改变。

    直呼其名,要是身份地位不如,反而是一种轻视。

    太上皇这种称呼,可见其尊重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称呼问题,太上皇实则将贾蓉的位置,放的极高,平等视之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至于阿鲤还小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神情凝重起来:“很明显,贾蓉这是将阿鲤托付给了我们。让我们去培养阿鲤,培养成一个于国于民,都是有用的人。其次...也是告诉我们,这是他唯一的诉求。”

    用这些年来,为国征战,开疆拓土的功勋,换一个子孙平安。

    建元帝沉默许久,之后长长一叹:“这是儿臣错了,错的离谱。父皇,您可有办法,留下蓉哥儿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荣国公府。

    荣庆堂。

    已经许久没有高乐的贾母,今日笑声阵阵。

    邢夫人在这里,贾环之母赵姨娘,随着贾宝玉入赘何家,王夫人殁了之后,最近贾政大有扶正赵姨娘的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,贾环是贾政现在的希望。

    也必须要给贾环一个嫡子身份,以后贾环出门在外,也有一个不被人看轻的身份。

    庶子名分,远远不如嫡子名分。

    这一点,贾母没有反对,也没有表达出支持的态度,一切顺其自然,所以,赵姨娘如今虽然还是妾,依旧坐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李纨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李纨脸上有些笑意,但是也有愁苦。

    二老爷要给贾环一个身份,那么就必然让贾兰失去一个名分。

    不,给予一个尴尬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贾兰,本是二房嫡长孙。

    赵姨娘被扶正之后,这个身份不会失去,但是多少会有很多尴尬。

    鸳鸯正在给她们倒茶,赵姨娘笑呵呵的:“老太太,现在有了王妃的保证,到时候姑娘们都要来,这荣庆堂,可就热闹喽。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件事,贾母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不过,贾母高兴之余,还是有些担忧的。

    宝姑娘自不用多说,自从出家之后,其母已经搬离荣国公府。

    没有了王夫人在,往来也少了太多,一年到两头,也就是过年的时候,还来拜年之外,基本上不再往来。

    林姑娘经历那次事情之后,当初从王府出嫁,回门是去的王府,也是只有过年时候,才来荣国公府一趟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时间,大多都是去王府。BiquPai.CoM

    没有那么亲近了。

    贾母惯于高乐,她不是傻。

    其实贾母看透了不少事,也忧心很多事,也放下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...”

    这时候王熙凤标志性的大笑声传来:“大喜事啊,大喜事...”

    “大喜事?”

    贾母揣着明白当糊涂,但是她并不是真的糊涂:“荣国公府还有什么大喜事?是贵妃娘娘今年省亲,还是环哥儿与史家联姻了?”

    史家的事情,贾母可没有少操心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辈分高,保龄侯史鼐兄弟,都是她的侄儿,这兄弟二人,怕早就要闹腾了。湘云那姑娘,贾母可是稀罕的紧。

    其实贾母看不上贾环,只是如今当初她最宠爱的孙儿,坏了湘云的名誉,这件事情岂能不给一个说法?

    这件事情最完美的解决方法,就是贾环娶了湘云。

    但是...贾环很是抗拒。

    荣国公府除此之外,还能有什么大喜事?

    赵姨娘眉头一皱,她也是不希望,自己的儿子迎娶一个名誉受损,与自己的兄长有着不明不白关系的姑娘为妻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娶了史家姑娘,自己的儿子怕是根本抬不起头,会沦为笑柄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件事情她人微言轻,根本无法做主。虽说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她...虽是生母,名义上还是不能让贾环称呼其为母亲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老太太一旦开口定下,就算是彻底成了。

    赵姨娘内心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当真是大喜事,天大的喜事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声音依旧传来,但是首先走进来的,不是王熙凤,而是贾赦与贾政兄弟二人。两个人脸上都是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特别是贾政,脸上的笑容,仿佛僵硬在脸上。想要收敛笑容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这不符合二老爷的往日的风格。

    贾赦也是满脸笑容,他的身后是贾琏,本来就是心中无喜,尚有三分笑,天生的笑脸的琏二爷,更是满脸兴奋。

    在贾琏身边是王熙凤,进入荣庆堂之后,快步走向贾母:“老祖宗啊,咱们荣国公府,不,整个贾家,都合该庆祝的大喜事啊。”

    整个贾家?

    贾母笑道:“安王爵位晋升,的确是贾家都该庆祝。”

    贾蓉爵位晋升,这是阖族的大喜事,贾母知道这件事情,不明白王熙凤为何偏偏说这件事情?

    安王晋爵,荣国公府是不是得到了什么许诺?

    除非如此,否则荣国公府与贾家族人一样,都是跟着安王爵位提升,而水涨船高罢了。

    安王一人,名动天下,贾家因此获利无数。

    哪怕是旁支,也因此不少人崛起。

    特别是贾芸、贾珩...其身份地位,就算是荣国公府的大老爷,也仅仅只能与贾芸相媲美。

    一等神威将军,在如今的神京城,都算是顶级勋贵了。

    贾母看向贾赦与贾赦,贾赦连忙笑道:“母亲有所不知,荣国公府,咱们家的大姑娘,怀了龙种了...”

    嗯嗯?

    贾家大姑娘,贤妃娘娘有了龙种?

    贾母脸上笑容瞬间敛去,转而凝重非常。

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好阅app最新内容

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好阅app 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红楼:我为王更新,第395章 离去之意可能挽回否免费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