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游梦长曾经的积累,以及幽禁在海底几次轮回反复散功,陷入沉睡后,又恢复到一定程度修为的残酷磨砺,他可以水到渠成晋级五阶,无需甚么天材地宝用来辅助破境。

    他自己事心中有数,报仇一时爽快求得念头通达,却也害杀大量凡人和修士性命,落得阴德亏损、报应纠缠地步,他担心在破境的关键时候,将会有厉害心魔趁机作祟,坏他心境修为,阻他前程大道。

    天道自有轮回,他报仇手段过狠烈,超过自身因果范畴,便要承担将来的后果。

    提前几十年,他一直为解决自身麻烦做准备,包括花费大量时间寻找合适宿体,替岩连古树拔除岩化木毒等等。

    这趟意外的冥域之行,倒是让他接连有意外收获,冥域中出产的一些珍稀阴寒属性灵药材,以及天魔之核,炼制后对于镇压心魔、明心见性有奇效,只是寻常弄不到而已。

    原本他想从张道士手中多弄到一两缕龙魂,也是为了对付心魔,现在不用了,他有了更对症有效的手段,当然龙魂对他仍然是多多益善,他拿着大有用处。

    待他花费两年多时间,将药物准备周全,到时他一鼓作气恢复五阶。

    心情极好的游梦长,将他今天的收获一样一样拿出来,显摆给张道士和小连德欣赏,略略讲解一下各种药物和阴玉的用途,他收购到了足够多的魂石和阴冥石,冥域阴气浓郁地方出产这些人世间非常稀罕的宝物。

    随手打赏一颗对连德修炼大有好处的魂石。

    小家伙喜得打躬作揖,说了一箩筐的车轱辘好话,小脸上笑开花。

    游梦长照单全收,笑纳了小家伙所有肉麻的马屁奉承,再递给张道士一只黑玉指环,道:「这件宝物是出自七阶鬼修炼器宗师之手,炼制得略微有些许瑕疵,品质下降不少,要不然不会派遣弟子拿到鬼市出售,当时捧臭脚的家伙特别多,老夫掏出三样压箱底宝物,加上一瓶精炼过的凝木玄液,三颗玄木晶玉丹和三颗开窍生机丹,不知哪样物品打动对方,力压群鬼拍得这只指环。」

    有了张道士两次拒绝七阶高手寮尤要高价收购小魍精的壮举在前,他作为张道士的随从,身上等于是多了一张寒王宫标记做护身符,不怕宝物露白,更不惧各势力竞争的六阶鬼修对手外露的气势,三两年后他拍拍屁股返回人间去了,怕他们做甚?

    下回再来冥域,还不知何年何月?

    那一幕看得身后的呼尔查队长差点汗流浃背,只想往暗处躲躲。

    一对主仆视众鬼高手如无物,太豪气了。

    张闻风接过镂刻着精致鬼头的黑玉指环,见游老头故意卖关子,不告诉他这件宝物的用途,要考较他的眼力劲,他仔细探查片刻,笑道:「有心了,这是一件能够替死的宝物,似乎还有镇邪宁神功效。」

    游梦长笑道:「这件黑玉指环内里有一头「替死鬼」,是用六阶鬼物精魂炼制,原本想要容纳三头替死鬼,宗师炼制鬼阵镶嵌时出了差错,就成了一次性的挡灾宝物。」教了张道士如何祭炼使用这件宝物,临到后面,道:「你手头那件石俑替死鬼符,能不用尽量不用,留着今后下冥域时候用途更大,莫浪费了。」

    他也给自己准备了其它的替死手段,包括宿体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真正的生死关头,天道之下,依靠外物很难蒙混躲得过去,唯有提升自身的实力方是正途。

    再次掏出一只尺余长玉盒,神秘兮兮递给张道士。

    「又是甚么好宝贝?」

    张闻风是来者不拒,笑着接过,打开没有任何纹饰的简陋白玉长条盒子,里面用三张符箓封禁着一柄半月形短刃,刀身与刀柄浑然一体,没有其它多余的符文、镶嵌宝石之类,颜色暗红

    中有灰白杂色,像是玉石材质,黯淡无光,看着不甚起眼。

    「你上手试试,不要揭去封禁鬼符。」

    游梦长继续卖关子,用手将掂起脚尖好奇观看的连德拎到他身后,吓唬道:「此乃无上凶器,你这种毛都没长的小魍精,敢站到五尺以内?小心被煞气伤了心神,到时哭都来不及。」

    连德探头探脑越发好奇,却不敢近前来,他担心被凶器伤了心神。

    张闻风伸手拿着没有贴符箓的把柄,将短刃拿出盒子,短刃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,他感受到极微弱的龙威波动,诧异地「咦」了一声,道:「是龙骨炼制的短刃?」

    探头张望的连德受龙威影响,小脸顿时发白,晕头转向往后倒退。

    精魅、精怪之类天生的受龙威血脉压制,幸亏游老爷提前将他拎到了后面,要不然非得尿一裤子不可。

    游梦长一挥衣袖,将连德卷去门外院子里凉快,回道:「不是龙骨炼制,是用的七阶真龙右边第二指龙爪,浸泡过龙血,名为「龙爪血刃」,这件宝物年头久远,又受冥域阴寒长期影响,几乎失去了其原本的灵性,我刚好碰到,没花太大代价拍下来。」

    张闻风取出一块彩云金悬浮空中,用短刃尖锋随手一划。

    「嗤」,彩云金一分两半,切口光滑如镜,他根本没用元炁,好锋利的刃口!

    「龙爪原本长约三尺,用火炼之法凝缩为一尺五寸,祭出去飞斩对手,对付自诩为体魄强横的体修和妖物,出其不意之下杀力极大,是一件阴人的好宝物。」

    游梦长口中发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嘿嘿阴笑。

    张闻风探查半晌,遗憾道:「确实锋利,可惜折损了灵性,这柄短刃祭炼不到「动念即出'的地步,用处不大了。」

    高阶武夫和妖修,不可能再像低阶武夫近身肉搏,一拳一脚至少在百丈以外的距离,想用短刃去阴人家,也够不着啊。

    突然,他灵光一闪,看向笑得很女干诈合不拢嘴的游老头,传音道:

    「你的意思是从镇龙洞老龙手头「借」几缕龙魂,你有法子能恢复龙爪血刃的灵性?」

    「嘿嘿,天赐宝物,老夫算是用菘菜价帮你捡了个大便宜。」

    游梦长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他有法子能灌灵,刚好镇龙洞有现成的龙魂可「借」,几个条件缺一不可,合该这件宝物归张道士所有,他体质阴寒,祭炼不了到时恢复部分灵性的龙爪血刃。

    送出他掏换来的两样宝物,总算是偿还了他欠下的偌大人情。

    至于那头老龙肯不肯「借出」龙魂,都可以好生谈谈,「龙」在屋檐下,也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紧急通知:启用新地址-,请重新收藏书签!

    免费阅读

    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